亚航首席执行官费南德斯一年之内让廉价航空公

888次浏览 百度收录
网址:http://www.haijun5.com
网站:凤凰彩票

亚航首席执行官费南德斯一年之内让廉价航空公司翻身

  东尼·费南德斯很幸运,在巴黎刚领取了法国政府颁发的骑士荣誉勋章后,就在欧洲机场因为火山灰影响全面关闭前的最后一刻离开欧洲来到了中国。

  出身于唱片行业,又是亚洲最大低成本航空公司——亚航创始人的费南德斯,此次来到中国不是为了宣传公司的新航线赛季中国站助阵。

  “这张名片是赚钱的,这张名片目前还只是在‘花钱’。”初次见面,有着憨豆先生般眼睛的费南德斯掏出了两张印有他名字、不同风格的名片跟记者调侃。

  一张大红色背景的名片是亚航首席执行官,而另一张白底名片则是费南德斯的新身份——莲花赛车队(Lotus Racing)的车队总长。

  2001年接手负债累累的亚航后,费南德斯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将这家发源于马来西亚的小航空公司带上了持续盈利的道路。如今,他希望这支刚刚被他投资的F1车队,也能在明年为他带来收益。

  费南德斯与同样著名的维珍航空公司总裁理查德·布兰森是好朋友。伦敦埃普森大学经济管理专业毕业后,费南德斯曾在维珍通讯做了两年财务。在上世纪布兰森借助唱片业走得红红火火的年代里,费南德斯还是布兰森唱片公司的下线,常常为维珍电台制作些音乐电视短片。

  再之后,费南德斯升任华纳唱片公司亚洲地区总裁。“混”到音乐界高层位置后,费南德斯又像布兰森一样,对完全不沾边的航空产生了兴趣。

  2001年, 37岁的费南德斯与另外3位同伴一起成立了图恩航空公司,还用1马来西亚林吉特(相当于25美分)购得了濒临倒闭的亚航的经营权。

  要知道,2001年那年,全球的航空业都在亏损边缘挣扎,尤其是在“9·11”之后;而只有两架飞机的亚航,更是个还背负着4000万林吉特高额负债的“烂摊子”。

  而费南德斯满脑子都是美国西南航空和欧洲瑞安航空的盈利奇迹。之后,他说服了合作伙伴与他一起瞄准亚洲的低成本航空运输市场,在亚洲航空市场上玩起了廉价空中飞行游戏。

  “我厌倦了原来公司的环境和氛围,后来看到这个千载难逢的商业机遇:几乎人人都喜欢坐飞机出行,加上当时马来西亚只有6%的人选择乘坐飞机出行。这些都是真正触动我去行动的原因。” 费南德斯说。

  费南德斯开始按照自己的想法改造亚航。比如,亚航的飞机上均不安装机窗遮光板和其他“非必需品”,还将座椅换成了不能调整倾斜度的椅子,再比如,亚航飞行员加油门的力度,起飞后爬升的时间、高度,都有一套规范化“省油”的操作规程,甚至对公司飞行师的工作时间安排都要精确到分钟:在空闲时间,飞行师也可以帮助服务人员打扫机舱或进入货舱肩扛人抬卸下货物。

  现在,费南德斯节约成本的效果甚至超过了低成本航空的鼻祖——美国西南航空。荷兰银行发布的相关统计数据显示,亚航每个座位的飞行成本每公里只有2美分,相当于美国西南航空的一半。

  这样的成本控制,也使费南德斯敢于用超低的票价挑动消费者的神经。亚航在3小时航程内的机票平均价格为15美元。亚航甚至曾提出过这样一个广告宣传口号:“只要你买得起一顶帽子,就可以买得起一张亚航机票。”

  根据亚航公布的2009年运营报告,在世界经济与航空旅游业形势颇为严峻的2009年,亚洲航空集团仍然取得了5.49亿马来西亚林吉特(相当于11.1亿元人民币)的盈利,其2009年总收入与运送旅客也分别较2008年增长11.5%和20%。

  “我们还在考察西安、重庆、南宁、武汉等城市,希望更多的中国人有机会去吉隆坡,然后从吉隆坡去曼谷,甚至是巴黎和英国。”费南德斯说。

  2008年,费南德斯的手“又痒了”。他独立于亚航开办了10欧元一晚的秋恩连锁酒店和金融产品秋恩理财。

  “我在马来西亚还有一家银行和一家手机公司。” 费南德斯玩着他的黑莓,轻描淡写地说道。

  费南德斯觉得,人应该多尝试,不要怕失败,否则后悔时就太晚了。“这个世界永远不会记住第二名,只会记得赢的人。”

  费南德斯把7500万美元的预算划拨给了一家叫莲花的赛车队。莲花赛车队是15年后重返F1赛场的一支新车队。重新组建的车队由马来西亚企业家全部财政资助,其中就包括费南德斯。

  “我从小就喜欢看F1,在英国上学时就看过莲花队的比赛。它对我来说很特别。” 费南德斯这样解释着他要投资莲花的原因,“而且F1也是个值得推广的活动。就像足球,以前只是欧洲的运动,现在已风靡亚洲。我们需要明星和英雄。”

  颇为凑巧的是,同样喜欢“玩转多产业”的维珍航空总裁布兰森,今年也通过赞助一家F1车队跻身赛车界。于是,费南德斯和布兰森打赌,无论哪方的车队在新赛季F1中垫底,就要穿着空姐制服去对方航班上做空乘。

  当然,这肯定只是玩笑。事实上,除了为自己的车队定下一年后赚钱的计划,费南德斯还在策划打造以“莲花”为品牌的酒店。“莲花车队属于高端市场,莲花酒店自然也会做高端品牌,可能明年就会做,地点在欧洲。”

  不过,有了赛车新业务的费南德斯,更多的时间依然在亚航。如果不出差,每天9点他总会出现在亚航办公室,参加会议、批阅文件,朝九晚五。

  退休?这对费南德斯来说的确是件最难以想象的事。“我喜欢现在做的事情,会一直做下去。退休简直等于让我死。” 费南德斯说,“不过,我会做更多其他事情,不会一直做亚航老板。亚航有很多聪明的年轻人。你应该清楚什么时候可以离开,给更多人机会。”